不能理解妻子的行为   人妻小说   点击:加载中

不能理解妻子的行为

我不知道有几个人真正看过李银河女士的文字。

现在网络上对李大姐的大骂之声不绝于耳,我看过好多骂李银河的文章,这些人大多数都从破坏婚姻或者家庭稳定的角度来批判李银河。

每个人都把自己装扮成纯洁而高尚的儒家君子,一边大声赞扬婚姻的美好,一边从道德层面上彻底否定李银河及李银河的专业观点。

很多人认,无论男人或女人,都应当对婚配偶忠贞不二,都应当从一而终。

--在此我声明,我完全赞成这种观点。

但是,现实与人的理想往往并不一样。

人,是复杂的,人的复杂缘于人性的复杂。

人的本性中不全是善的东西,还存在恶,更存在衷多界于善于恶之间的说不清的东西。

比如我,至今我不认自己是个坏人,但是,好人与坏人真的就那样容易区分吗?当我背叛妻子的时候,对于妻子来说,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。

但是,面对我已经当了恶棍这个现实,妻子一刀砍了我?或者毅然决然地放弃婚姻吗?是理智的挽救,还是否定到底?我想,每一个聪明的智者,都不会选择因噎废食的办法来对待生活。

对于那些大骂李银河的人所持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,我一直非常迷惑,这些人认:有婚外情很正常,只要慎重一些,不要让自己的婚爱人发觉,这是一种善意的欺骗。

我想,如果这种想法被大多数人所接受,那,这个世界是多莅可怕:

当你面对妻子或丈夫的誓言旦旦的时候,你脑袋膈想:他或她的表白,是不是也是善意的欺骗?作丈夫,你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一下:如果你的妻子已经红杏出墙了,但是她藏得很深,所以不被你所知。

你认这种行卷常不正常?作丈夫或妻子,当你面对「坦诚交流」和天衣无缝的所谓的「善意的欺骗」的时候,你会选择哪个?如果是我,我会选择坦诚交流。

与忠贞不二相比,背叛是错误的,但比背叛更大的错误,是欺骗。

面对妻子或丈夫的背叛,最让人伤心的其实不是肉体上的远离,而是心灵上的疏远。

当某一天你突然发现,你最信赖的人一直在欺骗你,这种打击才是致命的。

李银河的很多文章,都可以让我们更清醒地认清这一点,所以,那些大骂李银河的人,与其说是在拒绝李银河,不如说是在拒绝让自己清醒,拒绝让自己从自欺欺人的泥潭中走出。

每个已婚之人都能切身体会到这一点:婚姻,是由两人共同合作经营的。

很多事情,不是你一厢情愿怎样就能怎样的。

比如我与妻子之间,妻子一直相夫教子贤良淑德,最后我还是出轨了。

人性中的很多东西,你都无法回避。

如果你不想自欺欺人,就只能勇敢去面对。


我和妻子的生活彻底走上了正轨。

仿佛从这时开始,我俩才真正开始相爱。

尤其是那种心上的亲密,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渐渐的,妻子形成了一个习惯:无论在单位或外面发生了什谳情,都会叨叨的讲给我听,烦恼的事情,让我帮她出主意;快乐,让我与她分享。

每一次,我都会细心倾听。

妻子多次躺在我怀,动情地说:「老公,就算虏咱俩不是夫妻了,我相信,我们还会是最好的朋友。」--对于男人来说,这句简单的话,比一万句「我爱你」都要珍贵。

有一次,与我有过一次激情的那位女同学来我们的城市开会。

自从我俩有过那一次以后,来往的并不是很密切,有时打个电话问候一下,偶尔说两句甜言蜜语,但那更像是互相开玩笑调侃。

妻子从我的毕业纪念册上看过她的照片,也听我讲过她的故事,所以对她并不算陌生。

她要来开会的事,我告诉了妻子。

妻子用开玩笑的口吻说:「想重温旧梦吧,要不要我给你腾地方?」我顺水推舟:「没必要,你也不占多大地方,咱家床大,睡三个人没问题。


听了我的话,妻子一边骂我变`讵冲上来掐我。

本来我只是想请女同学吃顿饭然后带她在这个城市转转,并没有打算怎样专门接待她,因会议的接待方已经给安排好了吃住事宜,但妻子说,同学好不容易来一次,怎从肾请到家来坐坐。

对于妻子的反应,其实我心庈常清楚:主动出击,以攻衲。

女同学来的那天,妻子专门请假陪我去机场。

对此,妻子的解释是:「这样能看出来咱们对她的重视程度有多高。」妻子的出现令我的女同学非常意外,因我事先并没有告诉她。

不过,这不用担心,女人是天生的外交家,都是做表面文章的高手。

见面不到五分锺,两个各自心怀鬼胎的女人就好象成了分缯十年的亲姐妹一样。

我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瞈看两人窃窃私语的样子,禁不住笑出了声。

结果两个女人一起攻击我,我心想:你俩这戏做的也太逼真了吧?先把同学送到了住处,小坐了一会,我们三人回到了我们家。

妻子跑前跑后的拿饮料削苹果。

中间偷偷跟我小声说了一句:「她比照片上更丑。」呵呵,这就是女人。

忙了一阵之后,妻子说:「你俩先聊一会,我出去买菜,晚上咱们不出去了,在家吃吧。」说完不顾我同学的阻拦,出了门。

我心庈常清楚,妻子是想给我俩一点单独交流的时间。

这个狡猾的家伙,牢牢的控制事情的发展,但表面上又做得滴水不漏。

既想参与进来,又不想被我看出吃醋的痕。

妻子出门以后,我和同学仍旧一本正经的坐,经妻子这一番热情的折腾,我俩都失去了再干点什坏事的欲望。

同学说:「你老婆人真好,看出来了,你俩很幸福……」我走过去,轻轻抱了她一下,问道:「如果我把咱俩的事情告诉他,你猜想她会怎样。」同学虔N跳,说:「那她肯定会杀了我。」我笑说:「你真可耻,一边睡人家的老公,一边还这自然地与人家装亲热。」同学踢了我一脚:「那是你主动勾引我的。」半个多小时以后,妻子买菜回来了,两个女人一起在厨房忙碌,我插不上手,躺在床上看电视。

中间妻子溜过来问我:「我不在家的时候,你俩没干坏事吧?」我抓住妻子的手,一边往我裤子庈X讵说:「来,你自己检查。」妻子笑挣脱我,回到了厨房。


晚餐很丰盛,餐桌上的气氛也很和谐,我喝白酒,妻子和我同学喝红酒。

起初的时候,同学讲她们夫妻的琐事,以及我上学时的一些很糗的事情;后来我妻子回忆我们夫妻从相识到相恋的过程。

工作,事业,家庭,等等。

一会儿哈哈大笑,转眼又落几滴眼泪。

后来她俩把红酒喝光了,开始喝啤酒,转眼四瓶啤酒又喝光了,她俩和我抢白酒喝。

我当时非常害怕她俩喝醉以后说出不该说的话,所以死抱白酒瓶子不松手。

结果俩个女人很快达成协议:「不喝他那鸟东西,咱俩现在就出去买。

说完俩人就要出门,我挡在门口试图阻拦,结果被两个女人一顿拳打脚踢,无奈之下,只好由她们去了。

转眼俩人买了一堆啤酒回来。

不过接下来没怎多喝,而是继续叨那些仿佛永远讲不完的生活话题。

就这样,不知不觉喝到了晚上十一点多。

同学张罗回酒店。

妻子坚决不同意。

酒店离我家很远,妻子担心我酒后开车不安全,又不能让她自己打车回去,所以留同学在家暂住一夜。

这时,我家已经换了大房子,还有另外的一个小室,是经常来我家小住的父母们准备的。

同学见此,也没怎推辞,同意留下。

简单的洗了洗,我和妻子钻进了被窝。

妻子的反应超乎寻常的热烈,像蛇一样缠我,又亲又咬。

并在我身下毫无顾忌地大喊大叫。

我一次次捂她的嘴想阻止她乱喊,但纯属徒劳,她那种类似示威般的喊叫,我根本就挡不住。

激情过后,由于酒精的作用,我很快睡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因割精的作用,口渴,我醒了,正想起身找水,蒙中却突然发现妻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在看我。

我虔N跳,问她:「你怎莅不睡?」

她说:「睡不着,一直就没睡。」

我伸出胳膊把她搂在了怀:「怎么了亲爱的。」

她说:「没什,自己胡思乱想。」

我说:「又瞎想什么,跟我说说。」

她犹豫了一下,问:「你和她以后不会再发生什么吗?」我说:「傻孩子,相信我,我不会再欺骗你伤害你了。」妻子没作声,把头埋在了我的怀。

过了一会,妻子突然吞吞吐吐地对我说:「要不然,你过去看看她吧。」这句话虔我一跳,连忙说:「胡闹,乖乖的,睡吧。」妻子说:「我不是开玩笑,也不是试探你,我说的是真心话,你过去吧。」我脑子快速地思考这是怎回事,没等我想清楚,妻子又说:「一小时以后回来。」我没回答,只是默默地搂妻子,深情的吻了一下。

良久,妻子又说了一句:「去吧……」

推开小室的房门,我悄声问了一句:「睡了吗?」不见回答。

我走到床前,女同学面朝上躺,睁眼睛。

我掀起被子躺在了她身边,小声问:「你怎不睡?」同学一边推我,一边急切地说:「你不要命啦,快点回去,一会你老婆过来咱俩就死定了。」我说:「没事,我什都不干,就这样抱你一会儿,我马上回去。」同学叹了一口气,转身紧紧抱住了我,然后趴在我耳边小声问:「你胆子真是太大了,不怕你老婆醒了找不到你啊。」我叹了一口气,说:「咱俩的事情,她早就知道了。」听到我这样说,同学并没有意外的反应,这让我很奇怪,问她:「你不害怕?」她想了想,说:「其实我俩出去买酒的时候,你爱人已经告诉我了。」我一下子沉默了……,就这样静静的躺了一会儿,她说:「你回去吧,我不能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了。」我起身下床往妻子的房间走,忽然我冒出一个念头,快速回到床边把她抱了起来,说:「你也过来吧。」同学一边挣扎一边小说骂我:「快放下我,混蛋,想死啊你。」我全然不顾,就这样把她抱到了我和妻子的室。

进屋的时候,为了掩饰尬,她故意大声喊我妻子的名字,说:「你管不管你家老公啊,瞧瞧胡闹成什样了。」妻子同样没想到会这样,说:「大半夜不好好睡觉,你俩就瞎折腾吧。」我走到床边,重重的把怀的女人摔到了床上。


女同学一边欲起身下床,一边说:「不跟你们闹了,我要回去睡觉。」

妻子说:「反正也过来了,说会儿话吧,喝酒喝兴奋了,我也一直睡不。」

见此,同学顺水推舟地躺在了床上,嘴箈还在声我:「你真得好好管管你这个混蛋老公了。」妻子一边笑一边拉过被子给她盖上。

我绕到床边,躺在了妻子身边。

我在最里,妻子在中间,她在最外侧。

接下来的气氛有点尬。

谁都不知说些什才好,我没话找话的对妻子说:「她也一直没睡。」妻子听了,逗我同学:「乡下人第一次进城都兴奋的睡不觉。」我同学说:「我倒是想睡了,你俩在这边大呼小叫的,简直折磨死人了。」我接茬说:「早知道这样,不如我借给你用用。」∕Y7l-p-?(1Y我话音刚落,妻子马上说:「就是,也不是没用过。」同学听了,说:「你们两口子肯定是疯了。」我借酒装疯,一下子?虒楎人中间。

同学想起身逃跑,被我一把拉了回来,用一只胳膊搂了过来,就这样,我一只胳膊搂她,一只胳膊搂妻子。

三个人谁也不说话,就那样静静地躺,互相都能感觉到心跳。

忽然一只手摸到了我的小弟弟,从方向上判断,手是妻子的。

这场景写下来让外人看,可能会觉得很令人兴奋,但我当时却紧张到了极点,非但没有兴奋,而且仿佛JJ都不是自己的了,疲软到底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妻子逗我:「你这个废物男人,两个大美女搂在怀一点反应都没有。」EB巿0j!@4iR我转过头狠狠的吻妻子,僵局有点打开了,我的女同学也伸过手抱住了我。

两个女人的手交替在我的敏感部位爱抚,后来我换到了床的最外侧,我与妻子一前一后抱她互相爱抚,忽然她和妻子吻在了一起,这是我第一次真实地看到两个女人间的爱抚,没想到感觉也那样美……中间,我曾试图进入同学的身体,但是不行,本来很兴奋的小弟弟刚到门口就开始变软。

我想,或许还是因杲忌妻子,担心妻子不能接受,而且,我并没有完全从心理上准备好,所以一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这种怪怪的感觉致使我不能完全放开自己。

不过,这种感观上的刺激已经足够疯狂的了。

热情了一阵之后,酒精的作用让我有点头昏,她俩互相搂在那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,我慢慢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被人晃醒,睁眼一看,是同学,已经穿好了衣服,我一下子没完全反应过来,再看床上,妻子不在,我问她:「××呢?」她说:「在厨房做饭呢,你快起床吧。」我把她拉了过来,亲了一下。

然后起床。

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同学开了三天会,离开的时候,我和妻子一起去机场送她。

看到俩人依依不舍的样子,我发现,她俩都很真诚。

原来那种心怀鬼胎的感觉也没有了。

过后我曾多次和妻子谈起这件事情,想弄明白她当晚让我去另外一个房间的真实初衷,妻子每次都这样解释:喝多了。

于是,我不再深问。

现在,我是这样理解妻子当晚的行为的,

一,有了刺激的成份,但了刺激的成份不多。

二,或许缘于她自己心的一种的赎过心,虽然我不认祲犯了多大的错误,但多年前那次短暂的出墙始终也都是她解不开的结。

三,想通过这种方式,牢牢抓住我的心。

这三种成份,或许哪种都有一些,或许哪种都没有。

如果你细琢磨女人,你会发现,她们身上有好多你终生都不会弄明白的神秘。

【完】
上一篇:叔叔的小老婆 下一篇:迷人法劫
评论加载中..